May 31, 2010
---------------------
Monday
>>>Welcome visitor, you're not logged in.
Login   Subscribe Now!
Home User Management About Us Chinese
  Bookmark   Download   Print
Search:  serch "Fabao" Window Font Size: Home PageHome PageHome Page
 
Gaozhuang Coal Mine, Yongxing Township, Shenmu County v. China Shenhua Energy Co., Ltd. (appeal case regarding dispute over the mining rights)
神木縣永興鄉高莊煤礦與中國神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采礦權糾紛上訴案
【法寶引證碼】
  • Type of Dispute: Civil-->Property
  • Legal document: Judgment
  • Judgment date: 08-31-2017
  • Procedural status: Trial at First Instance
*尊敬的用戶,您好!本篇僅為該案例的英文摘要。北大法寶提供單獨的翻譯服務,如需整篇翻譯,請發郵件至database@chinalawinfo.com,或致電86 (10) 8268-9699進行咨詢。
*Dear user, this document contains only a summary of the respective judicial case. To request a full-text translation as an additional service, please contact us at:  + 86 (10) 8268-9699 database@chinalawinfo.com
 
 
   Gaozhuang Coal Mine, Yongxing Township, Shenmu County v. China Shenhua Energy Co., Ltd. (appeal case regarding dispute over the mining rights)
(appeal case regarding dispute over the mining rights)
神木縣永興鄉高莊煤礦與中國神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采礦權糾紛上訴案

[Key Terms] burden of proof ; compensation for loss ; cross-border mining
[核心術語] 舉證責任;損失賠償;越界采礦

[Disputed Issues] An infringer violating mining rights by cross-border mining shall be liable for compensation.
[爭議焦點] 侵權人越界采礦侵犯采礦權的,應承擔賠償責任。

[Case Summary]
This case involved an unknown mined-out area of a coal mine as a result of the infringer's cross-border mining after which the infringer and the infringed reached an agreement on the compensation for the loss. Later the coal mine involved in the case was once again subjected to cross-border mining...
[案例要旨] 案涉煤礦的不明采空區系侵權人越界開采導致侵權人與被侵權人就損失賠償達成了協議。后涉案煤礦再次被越界開采鑒定報告證實越界區域除前述侵權人外周邊無其他煤礦...

Full-text omitted.

 

神木縣永興鄉高莊煤礦與中國神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采礦權糾紛上訴案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7)最高法民終301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神木縣永興鄉高莊煤礦。
 負責人:武風昌,該煤礦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黨曉艷,陜西融德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中國神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張玉卓,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高曉玲,北京市中兆(西安)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趙寧,北京市中兆(西安)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神木縣永興鄉高莊煤礦(以下簡稱高莊煤礦)因與被上訴人中國神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神華公司)采礦權糾紛一案,不服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2015)陜民一初字第00027號民事判決(以下簡稱一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7年4月25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開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高莊煤礦的委托訴訟代理人黨曉艷、被上訴人神華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趙寧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高莊煤礦上訴請求:一、撤銷一審判決第一、二項,依法改判。二、一、二審訴訟費由神華公司承擔。事實與理由:一、關于越界開采事實的認定,證據嚴重不足。本案爭議的兩次越界開采(所謂的2011年第一次和2012年第二次),對于第一次越界開采的《行政處罰決定書》于2011年3月28日由神木縣礦產資源管理辦公室(以下簡稱神木礦管辦)作出,雙方都未提出過復議或行政訴訟,對《行政處罰決定書》無異議,即對第一次越界的占有儲量、采出儲量、開采時間、違法所得、煤炭利潤等完全認可。但一審判決采信《行政處罰決定書》時卻只是部分引用,在沒有充分、公正的證據支持下,對開采時間、煤炭利潤不予采用,直接適用神華公司單方提供的沒有經過公正審計確認的利潤數據,完全失去審判公允。神華公司提交的用以證明高莊煤礦第一次越界開采的鑒定結論,因鑒定機構及鑒定人資質資格違反法律規定,該證據存疑。一審判決認定該鑒定機構即西安市科技咨詢服務中心是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鑒定入冊單位,但一審卷內并未見到該機構司法鑒定資質及鑒定范圍,四名鑒定人員均未提供司法鑒定人員資格證明。一審判決確認的第二次越界開采并不存在,神華公司提供的證據都來自于其單方或者下屬單位制作的材料,即使神華公司下屬單位有相應勘探資質,但并不代表具有公正性、客觀性、唯一性。一審判決認定第二次越界開采的《神木縣永興鄉高莊煤礦第二次越界開采榆家梁煤炭資源情況說明》是由有測量資質的神華神東地質勘探測量公司(以下簡稱神東測量公司)所做的認定錯誤。該情況說明中注明“本次越界范圍確定由榆家梁煤礦連采五隊具體實施”,而非神東測量公司。榆家梁煤礦不具有任何測繪資質,單方按照神華公司的要求制作的匯報材料不能作為認定事實的證據。而且,神東測量公司系神華神東集團有限公司的職能部門,不具有獨立法人資格,不具有“工程測量”的經營范圍。本案中,神華公司發現第一次越界即上報政府礦管部門,對政府處罰也予以認可;所謂的第二次卻沒有上報政府,而是自己測量、推論就認定越界主體、開采數量等,神華公司提供的材料不能作為定案依據。一審判決簡單引用三次座談記錄內容,就直接認定第二次越界是嚴重不負責任的,座談記錄中沒有任何關于第二次越界的記錄,僅僅出現過一個字“兩”,沒有關于第二次越界的時間、地點、儲量等描述,至今是否存在第二次越界“采空區域”都無法確認,在此情況下直接認定越界沒有依據。二、一審判決對越界的認定錯誤,“采空區”的形成有很多因素,越界開采只是可能的因素之一,不能排除其他因素的可能。一審判決認定現場無法進行鑒定,不代表就完全可以依照神華公司的單方推測作為定案依據,也不代表必須讓高莊煤礦承擔不利后果,有限范圍內專家無法鑒定不代表沒有其他鑒定手段,高莊煤礦請求擴大鑒定征求意見范圍。并且,神華公司超過訴訟時效進行訴訟,應承擔鑒定不能的不利后果。三、一審判決關于損失的計算沒有合法依據,徹底偏離證據規則的要求。兩次損失依據的利潤都是神華公司單方提供的材料,沒有合法審計,沒有法院委托鑒定。煤田現場無法勘探,不代表財務無法委托鑒定;神華公司提供的材料無法證明其計算利潤的材料依據是客觀唯一的,存在虛假的可能;法院應當審核證據與當事人的利害關系,本案利潤依據的材料都為神華公司單方制作,依法不能采信,如一審判決認定的神華公司所屬部門神華集團公司煤質化驗中心(以下簡稱神東化驗中心)所出具的商品煤煤質月報表及化驗單等就不具有客觀公正性,不能作為定案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規定因侵權造成的財產損失按照損失發生時的市場價格進行計算。據此,本案的損失計算應當依照當時的市場利潤,而不能依據神華公司單方提供的數據。請求二審法院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依法改判。
 神華公司辯稱,一、一審法院查明高莊煤礦進行了兩次越界開采,證據確實充分,認定侵權事實客觀、清楚。高莊煤礦對其第一次越界行為的事實是認可的,僅是對損失量及噸煤利潤存疑。在神華公司發現高莊煤礦越界開采后,即向神木礦管辦報案,但神木礦管辦并未將處罰結果告知神華公司,庭審時才通過對方的證據材料知道處罰結果,即使對處罰結果存疑也無法啟動法律救濟程序。且從該處罰決定的內容看,相對人為高莊煤礦,告知進行行政復議及訴訟的相對權利人也僅為高莊煤礦。高莊煤礦未行使相關權利僅能認定其對處罰決定認可,并不能由此推定神華公司對此也認可。關于神華公司第一次委托鑒定機構的資質問題,一審審理中神華公司已提交過相關機構資質并由法庭當庭組織過質證。高莊煤礦2012年第二次越界開采的事實也客觀存在,本案中神華公司就此進行了充分舉證。神華公司在2012年11月份再次發現被越界開采后,第一時間委托具有測繪資質的測繪單位就越界面積、破壞開采儲量進行探測,并依據探測鉆孔確定的區域計算得出越界面積為24287.2㎡,同時依據榆家梁煤礦2006年資源儲量核實報告中確認的該礦52煤層視密度1.31t/m3、以及52煤層儲量測繪圖紙探測的煤厚3.57米、結合榆家梁煤礦該工作面綜采的回采率95.7%,運用儲量計算公式得出因高莊煤礦越界開采導致神華公司可采儲量損失為108699.8噸。2012年11月份發現不明采空區后,因越界區域存在隨時冒頂的危險,已經來不及委托第三方鑒定機構進行測量、鑒定。為防止發生安全事故,保全證據,神華公司委派神東測量公司進行測量。《神木縣永興鄉高莊煤礦第二次越界開采榆家梁煤炭資源情況說明》確由榆家梁煤礦提供,再由神東測量公司在此基礎上做出結論性意見。神東測量公司具備專業資質,測量方法科學有效,依據的基礎數據均經國家相關部門核查、備案,測量結論準確、客觀,其經營范圍并不是本案審理的焦點。2013年以后,相關區域冒頂塌陷,已經不具備鑒定的條件。因此,該數據已經成為唯一可以真實反映當時高莊煤礦越界開采的可信證據。此外,在雙方2013年1月17日的會議記錄中,高莊煤礦的負責人王茂榮(王丕)的陳述證明高莊煤礦明確承認了兩次越界。況且,一審判決并沒有單憑會議紀要認定第二次越界,而是結合技術鑒定報告、測量報告等其他相互印證的證據綜合認定的。
 二、高莊煤礦系越界開采的唯一侵權人。高莊煤礦在一審過程中所舉的《行政處罰決定書》、2011年6月12日、2013年1月17日、2015年1月13日三次會議座談中均自認越界侵權。神華公司就第一次越界委托第三方作出的鑒定、測量報告以及就第二次越界委托神東測量公司作出的測量報告科學、嚴謹、可信,鑒定機構均為行業內部具有專業資質的測量、鑒定機構,可以據此認定高莊煤礦為唯一侵權主體。
 三、神華公司主張越界經濟損失的計算依據合法有效,數據客觀、真實,應當依法支持。神華公司關于噸煤利潤的證據形成了完整的證據鏈條,具有客觀性、可信性。其中,神東化驗中心所出具的商品煤煤質月報表及化驗單,是唯一可以證明開采熱量的證據。神華公司作為一家大型國有上市企業,每年的財務成本、銷售及利潤都要進行公示,并經由證監機關審計、審核,其生產、銷售、運輸單位均獨立核算,各負其責,利潤率相關數據均由承擔相關職責的下屬公司提供,并由神華公司財務部門進行匯總核算,數據真實可信。《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未規定單方證據不能作為認定事實的依據,但第七十二條規定“一方當事人提出的證據,另一方當事人認可或者提出的相反證據不足以反駁的,人民法院可以確認其證明力。”本案中,高莊煤礦對神華公司的證據雖有異議,但未能提交相反證據反駁。一審判決在認定噸煤利潤時,采信神華公司單方證據的證明力于法有據。況且,一審判決在認定2011年第一次越界開采損失量時,依據的是高莊煤礦單方提交的《行政處罰決定書》中記載的30余萬噸的數量。請求駁回高莊煤礦的上訴請求。
 神華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判令高莊煤礦立即停止對神華公司井田的越界開采行為;2.判令高莊煤礦賠償因其越界開采行為給神華公司造成的經濟損失共計476571956.82元;3.判令高莊煤礦承擔本案的訴訟費、鑒定費、律師費等全部費用。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神華公司是2004年11月8日成立的大型國有上市公司,是榆家梁煤礦的采礦權人,采礦許可證登記榆家梁煤礦礦區面積56.3399平方公里,生產規模1630萬噸/年。高莊煤礦經濟類型為集體企業,采礦許可證登記的煤礦生產規模為30萬噸/年,礦區面積3.7584平方公里。
 2011年神華公司發現所屬榆家梁煤礦被越界開采,于3月份委托陜西省煤田地質局物探測量隊(以下簡稱陜西煤田測量隊)就榆家梁礦區南部不明采空區的實際位置進行測量。陜西煤田測量隊于2011年5月13日出具《中國神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神東煤炭分公司榆家梁煤礦52221工作面南部不明采空區測量技術報告》稱,通過實際測量發現本采空區處于榆家梁52煤可采區范圍內,采空區面積為97706.072平方米。本礦區北部YB37鉆孔煤層可采厚度為3.2米,南部16鉆孔煤層可采厚度為3.86米,取其平均值為3.68米,該區煤層密度取值為1.3,根據這些資料該區煤層可采儲量為467425.84噸。同日,陜西煤田測量隊還出具《神木縣燕溝扶貧煤礦部分采掘巷道測量技術報告》稱,本次對神木縣燕溝扶貧煤礦(以下簡稱燕溝煤礦)部分采掘巷道的測量工作,我們主要測量了其東北方向與榆家梁煤礦和高莊煤礦相鄰區域的主巷道及北向、東向巷道,對北向、東向巷道均測至實體煤(專家解釋,此即燕溝煤礦與榆家梁煤礦未貫通)。
 國家測繪局頒發測繪資質證書上載明,陜西煤田測量隊的業務范圍是:工程測量:控制、地形、線路工程、地下管線、隧道、橋梁、變形(沉降)觀測、形變測量;地籍測繪;攝影測量與遙感。
 神華公司于2011年3月12日委托西安市科技咨詢服務中心就越界采煤有關事項進行鑒定,委托書內容為:“2011年3月5日,我公司所屬榆家梁煤礦52221工作面在順槽掘進過程中,發現該工作面南部出現不明采空區。為查明該不明采空區的范圍及開采主體,特委托貴單位就以下事項進行技術鑒定,并提交書面《技術鑒定報告》:1.榆家梁煤礦52221工作面南部出現的不明采空區所在位置屬哪個煤礦的井田范圍;2.該不明采空區周圍有哪幾個煤礦;3.該不明采空區是哪個煤礦開采所致;4.該不明采空區造成榆家梁煤礦的資源損失量。”2011年6月20日,西安市科技咨詢服務中心出具《中國神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神東煤炭分公司榆家梁煤礦52221工作面南部不明采空區技術鑒定報告》,報告認為,不明采空區對榆家梁煤礦造成的煤炭損失,不僅使52220、52221和52222工作面開切眼位置縮短了200多米,導致該區域煤層不能采出,同時也導致52煤上部和42煤部分不能進行開采。由于43煤在該位置煤厚約0.65m,由榆家梁煤礦43煤規劃圖可知,該區域43煤層不進行開采,所以本鑒定不考慮43煤層的損失量。鑒定結論為:(1)榆家梁煤礦52221工作面南部出現的不明采空區周圍有三個煤礦,分別是:榆家梁煤礦、高莊煤礦和燕溝煤礦;(2)榆家梁煤礦52221工作面南部出現的不明采空區處在榆家梁煤礦井田范圍之內,其開采的是榆家梁煤礦的資源;(3)榆家梁煤礦52221工作面南部出現的不明采空區屬高莊煤礦開采所為;(4)榆家梁煤礦52221工作面南部出現的不明采空區的面積為97706.072平方米,導致榆家梁煤礦可采煤量減少的數量為1020691.6485噸,其中52煤損失為814773.7973噸,42煤損失為205917.8512噸;(5)本報告僅對榆家梁煤礦52221工作面南部出現的不明采空區目前(本次鑒定現場勘測之日)的情況適用,該不明采空區及其周圍以后的情況變化與本鑒定無關,則應另行鑒定。
 西安市科技咨詢服務中心經最高人民法院批準列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鑒定人名冊。2012年9月20日,西安市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下發《關于整合成立西安市科技信息服務中心的通知》(市編辦函[2012]51號),內容為:“經研究,同意將西安科技干部進修學院、西安市科技咨詢服務中心(西安科技報刊編輯部)和西安國際科技協作中心予以整合,核銷自收自支事業編制41名,同時成立西安市科技信息服務中心。”
 2012年神華公司發現所屬榆家梁煤礦再次被越界開采,遂委派神東測量公司就越界面積、破壞開采儲量進行測量,發現越界區域位于之前(2011年3月份發現)高莊煤礦越界區域東側,除高莊煤礦外周邊無其他地方煤礦,并依據探測鉆孔確定的區域計算得出榆家梁礦52煤層越界采空區面積為24287.2平方米,越界區域附近15鉆孔煤厚4.1米、9鉆孔煤厚3.26米、插5鉆孔煤厚3.0米、插6鉆孔煤厚3.92米,取其平均厚度為3.57米。神華公司于2007年1月20日出具《榆家梁煤礦資源儲量核實報告》,經國土資源部礦產資源儲量評審中心評審備案并于2007年4月11日出具了《評審意見書》(國土資礦評儲字[2007]75號)。該評審意見確認了榆家梁煤礦52煤的平均煤層厚度為4.08m,平均視密度為1.31t/m3,儲量計算方法為Q=S×M×D,Q表示資源量(萬t),S表示塊段面積(萬m2),M表示塊段煤層平均厚度(m),D表示平均視密度(t/m3)。神華公司采用上述方法,并根據榆家梁煤礦52煤層52405工作面綜采回采率為95.7%,計算得出高莊煤礦第二次越界開采儲量108699.8噸。
 國家測繪地理信息局頒發的測繪資質證書上載明,神東測量公司的專業范圍是:甲級:工程測量:控制測量、地形測量、規劃測量、建筑工程測量、變形形變與精密測量、市政工程測量、線路與橋隧測量、地下管線測量、礦山測量。
 2011年6月12日,神華公司下屬的神東煤炭分公司(以下簡稱神東公司)和高莊煤礦形成《會談備忘錄》,內容為:“兩方在友好、協商的氣氛中,達成一致。一、越界事實:神東公司陳述,2011年3月5日15:50分,榆家梁煤礦52221回順巷道在邊掘邊探的過程中與小窯巷道貫通。貫通后神東公司立即采取相應的安全措施避免了安全事故的發生,并當即向神木礦管辦進行了情況匯報。高莊煤礦陳述,發生上述事實我們認可,我們實際越界時間是2009年,當時我們的礦井搞的是生產承包,生產上雇用的是一些大同人,我們缺乏必要的監督,所以才發生了上述的越界情形。二、解決方案:神東公司稱,近年的越界事件,已受到媒體、股東、政府主管部門、神華等的關注。我們希望在友好、協商的層面上,解決問題,同時,神東也保留走法律的渠道。高莊煤礦稱,我們也希望在協商的基礎上,妥善解決問題,絕不打官司。同時,請神東公司領導們考慮我們以下因素:一是越界行為是2009年以前發生的,當時的煤炭利潤不如現在;二是動用的儲量40萬噸我們沒有異議,只是當時我們的采煤工藝比較落后,回采率僅僅30%左右,實際采出量也就10萬噸。”2013年1月17日,雙方形成《高莊煤礦越界開采榆家梁煤礦問題解決座談會》,內容為:“高莊煤礦王總(王丕,又名王茂榮):今天我代表高莊煤礦就高莊煤礦越界榆家梁煤礦事宜與神東公司各位領導進行座談。高莊煤礦越界榆家梁煤礦,給神華帶來麻煩,今天就越界賠償代表高莊煤礦進行座談。神東公司:您跟高莊煤礦是什么關系?高莊煤礦王總:我是高莊煤礦的法定代表人,同時也是高莊煤礦的股東,高莊煤礦有三個自然人股東,高莊煤礦營業執照上企業負責人是我的名字,我代表這三個股東對高莊煤礦進行管理。神東公司:高莊煤礦礦長是誰?王總:礦長是張志明。神東公司:越界的量是多少?王總:高莊煤礦對榆家梁煤礦越界了兩次,第一次是2011年大概3、4月份,神木縣礦管局對高莊煤礦越界盜采榆家梁煤礦煤炭資源處罰了300多萬元,處罰單和票據上記載的量我記不清了。”2015年1月13日,雙方又形成《高莊煤礦越界開采榆家梁煤礦問題解決座談會》,內容為:“神東公司:高莊煤礦營業執照上登記的企業負責人王茂榮不參加今天的座談嗎?高莊煤礦王丕:王茂榮就是我,王丕和王茂榮是一個人,就是我本人,有兩個名字,我身份證上就是王茂榮,2008年成為高莊煤礦負責人。神東公司:你們三人都是股東嗎?高莊煤礦王丕:我是股東,其他兩位(高文秀、張智民)不是股東。神東公司:高莊煤礦的問題,一是集團掛牌督辦案子,二是我們有保持國有資產安全的法定責任,三是中央巡視強化了對我們的監督。我們頂著三把劍,這是大背景。希望你們拿出誠意、拿出善意、爭取合意。協商解決對你們來講,是上策。能理解嗎?高莊煤礦:能理解。神東公司:你們是怎么承包的?高莊煤礦王丕:我們是第三手的承包方,和村里面的承包期還有2年,噸煤4塊錢要給村里交,村子叫高莊村。神東公司:證照全著嗎?是否都在有效期?高莊煤礦王丕:齊全,并都在有效期內,采礦權還是村子的。神東公司:礦管局是否處罰過你們?高莊煤礦王丕:在我們對你們榆家梁的越界開采后,被礦管局罰了300萬元的罰款,我們也就采出了10多萬噸。神東公司:我們1周聯系1次,可以嗎?和我們生產部聯系。高莊煤礦王丕:可以。關于對榆家梁煤礦的越界,我已經參加過2次和神東公司談判,我都表態過,越界開采是事實,我們肯定賠償,這個態度我們有。具體方案,我們回去以后和其他股東商量一下,再給你們報過來。神東公司:高莊煤礦的營業場所?高莊煤礦王丕:神木縣永興鄉高莊村高莊煤礦。”以上三次座談會記錄,神華公司、高莊煤礦參會人員均簽字。雙方經過三次座談,沒有就賠償達成協議,也沒有實際賠償。
 ......



Dear visitor,you are attempting to view a subscription-based section of lawinfochina.com. If you are already a subscriber, please login to enjoy access to our databases . If you are not a subscriber, please subscribe . You can purchase a single article through Online Pay to immediately view and download this document. Should you have any questions, please contact us at:
+86 (10) 8268-9699 or +86 (10) 8266-8266 (ext. 153)
Mobile: +86 133-1157-0712
Fax: +86 (10) 8266-8268
database@chinalawinfo.com


 


您好:您現在要進入的是北大法律英文網會員專區,如您是我們英文用戶可直接 登錄,進入會員專區查詢您所需要的信息;如您還不是我們 的英文用戶,請注冊并交納相應費用成為我們的英文會員 ;您也可通過網上支付進行單篇購買,支付成功后即可立即查看本篇案例 。如有問題請來電咨詢;
Tel: +86 (10) 82689699, +86 (10) 82668266 ext. 153
Mobile: +86 13311570712
Fax: +86 (10) 82668268
E-mail: database@chinalawinfo.com


     
     
【法寶引證碼】        北大法寶www.tjhqfg.com
Message: Please kindly comment on the present translation.
Confirmation Code:
Click image to reset code!
 
  Translations are by lawinfochina.com, and we retain exclusive copyright over content found on our website except for content we publish as authorized by respective copyright owners or content that is publicly available from government sources.

Due to differences in language, legal systems, and culture, English translations of Chinese law are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Please use the official Chinese-language versions as the final authority. lawinfochina.com and its staff will not be directly or indirectly liable for use of materials found on this website.

We welcom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 which assist us in continuing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our materials.
 
Home | Products and Services | FAQ | Disclaimer | Chinese | Site Map
©2012 Chinalawinfo Co., Ltd.    database@chinalawinfo.com  Tel: +86 (10) 8268-9699  京ICP證010230-8
tlc同乐城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